闲杂人等

【丞鬼】卒业生


✧*。  半校园向流水账文学  开放式结局
✧*。  这篇文磨磨蹭蹭写了挺久  然鹅还是没写出理想中的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感觉  就很bad
✧*。期末闭关期  更文随缘





00-


若不是搬家的时候清理出了很多旧照片,范丞丞也不会突然怀念起他的学生时代。





01-


十七岁,大学报到第一天,他戴着墨镜,穿着精致,气势满满地同发小黄明昊一起走进了崭新的校园。



起初他觉得挺新鲜。学校环境不错,老师也不错,同学也不错,人生中第一次完全跳出舒适圈的感觉也不错,着实让他兴奋了小半个月。


半个月后,黄明昊发现了他日常嬉戏傻笑下的一丝颓废。“怎么了你,天天吃喝玩乐太无聊了吗?”


“还好,”范丞丞吭哧吭哧地嚼着薯片,表情如常,“大学,本来也没什么意思。”


“……要不要跟我去看点有意思的?”黄明昊不忍心看他日益发胖,一巴掌呼在他背上,“绝对不让你失望。”



那天到了地方才知道黄明昊说的有意思竟然是指他们学校的社团大会。


一开始他还挺给面子地和黄明昊久不久点评两句,可要上场表演的社团实在太多了,时间一点点流逝,饶是范丞丞坐在第一排正中央也禁不住昏昏欲睡。


他阖上眼。主持人的声音越飘越远,取而代之的是听过无数次的管家敲门通知他开饭的声音。


“张爷爷,今天做啥好吃的了?”范丞丞在梦中迫不及待地直奔餐桌。


“慢点儿哟,小少爷。”管家笑眯眯的推来了餐车,“今天的主菜是专门为您特制的,红烧炮仗。”


范丞丞生生被吓醒。舞台上非常应景地传来几声巨响,噼里啪啦的rap声像炮仗在他耳边炸开,台上穿得花里胡哨在表演的人闯进了他的视线。


一曲终,礼堂里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主持人说着诸如感谢hipop社精彩表演的话,站在最中间戴着大金链顶着一头脏辫的男孩拉着同伴鞠了个躬后,便一蹦一跳地下了台。范丞丞眯了眯眼,那男孩的脸尖尖小小的,眉毛却很锋利,笑起来也乖张,大概是小女生才喜欢的痞帅不良少年。扭过头却看到黄明昊张着嘴,目光有些痴迷地追随着他们退场的身影,眼里满是向往。



“范丞丞。”黄明昊突然叫他。


“咋了?”


“陪我去拿嘻哈社的报名表。”


“……”




范丞丞莫名其妙地也跟着加入了这个社团。


不,其实说起来完全是因为黄明昊听说多拉一个人入社有福利才硬是替他也报了名,并顺势搞到了表演时那个脏辫男孩的微信。


范丞丞完全不能理解他兄弟怎么就被鬼迷了心窍——对了,那男孩自称小鬼,是跟他们同一届的,rap似乎有点儿天分,因此刚入社没几天就被学长拉到社团大会上一同表演。






02-


再见到他,是在与自己父母相熟的老师家里。


他在玄关换鞋,看到厨房里一闪而过的身影和有些熟悉的脏辫。老师喊他过来,介绍说这是亲戚家的孩子,租在隔壁,偶尔会过来吃饭,他才知道这小鬼本名王琳凯,原先没看出来,竟是个军人家庭出身的小孩。



晚餐时范丞丞第一次近距离打量着他,心道原来这个他眼里的不良少年也有这么温顺的时候。他吃饭的时候八分认真,一口接一口没停过地扒着菜,小脸随着咀嚼的动作一鼓一鼓地,像极了一只仓鼠。或许是因为范丞丞的目光太过专注,才让王琳凯终于没忍住地放下了筷子,“同学,请问我长的比你面前那盘菜好看吗?”


范丞丞闻言燥红了脸。


觉得吃饭的人比饭菜本身更可口的自己实在是不太妥当。


王琳凯倒不是很介意,吃饱喝足的他看起来心情不错,眼前这个兄弟长的是挺俊,比他高半头,看起来有些呆呆的样子让人有逗弄的欲望。“诶你咋不说话?我看你还挺有明星相的,要不要跟着你鬼哥我学rap呀?”


范丞丞突然来了好胜心,“rap谁不会。”


结果,由于被对方期待的小眼睛盯着过于紧张,他还是把唯一自认为拿得出手的《Lose yourself》给唱砸了。


范丞丞觉得丢脸,但看着笑瘫在沙发上打滚的王琳凯,却愣是把眼泪憋回去跟着笑了出来。



他好像,的确有让人鬼迷心窍的能力。




后来,每周末只要有空他都会去那个老师家蹭饭,也不出所料地碰上过几次王琳凯。男孩子的友谊来的很快,游戏,跳舞,喜欢的歌手,他们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呆在一起一整天也不会无聊。



范丞丞那整个大一上学期都过得很快乐。他没和黄明昊过多分享自己的快乐源头,只说交到了有趣的新朋友,大学也没想象中枯燥。






03-


虽然口头答应了要学rap,可他只在学期快结束的时候进过一次hipop社的活动室,目的还是为了给丢三落四的黄明昊送演出服。王琳凯正背对着他坐在地板上闭着眼睛,而黄明昊半跪在他身前小心翼翼的捧着他的脸帮他画眉毛。范丞丞后知后觉地想到,对了,他们社团今晚好像是有个演出。


“谢啦丞丞,东西放桌上就好,回头请你吃饭!”


王琳凯听到他的名字还有些惊讶,想扭回头确认一下却被黄明昊一声“哥哥别乱动”给掰了回来。于是他背对着问,“范丞丞?哟你们认识呀,晚上不来跟我们一起嗨吗?”


“不了,等会儿还有点事,你们加油。”范丞丞接收到了黄明昊质疑的信号,然而心里有股莫名的烦躁使他不想回应。


范丞丞大概能猜到王琳凯在他走后是怎么跟黄明昊说的,甚至能清晰的将他有点儿欠嗖嗖的语气和毫无防备的可爱表情脑补出来。黄明昊回来的时候明显的有些生气了,气他的不够意思,这么好的和他男神小鬼相处的机会竟然不带上自己。



其实他也气。


可他不知道气谁,能怪王琳凯吗?说白了本来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他只能气自己,气自己的结果就是一个人吃完了托人从国外带回来准备屯粮的零食。


长达半个月的考试周他们没有相见,范丞丞退化回了一开始的浑噩状态,肉眼可见地消瘦下来,黄明昊则恰恰相反,脸色是愈发红润,被从隔壁学校提前考完来看望他俩的朱正廷戏称为蜜月期少妇的怀春。


“我们富贵这是勾搭上哪个妹子啦?”朱正廷一边敲他脑袋抱怨他瞒着自己脱单一边问他,黄明昊抱着头躲闪不过,小小声又羞涩地回答,“小鬼他不是妹子……何况这八字还没一撇呢。”


朱正廷的动作停了下来。


“你说的小鬼……不会是王琳凯吧?”


“你怎么知道?”异口同声后范丞丞愣了下,撞上了黄明昊的视线。


“我怎么不知道?就他那高高大大的绯闻男友,陈立农,跟我隔壁宿舍的,深扒他俩感人事迹的帖子当初传的沸沸扬扬,估计也就你俩这种毫无八卦灵魂的小学鸡不知道了。”


绯闻男友。


朱正廷走后范丞丞问黄明昊知不知道这回事。


“我……有过猜测,没有确定。”黄明昊有些颓丧地躺在床上,“就我们有几次社团练习的时候,小鬼他练到一半收到微信就说要走,每次问他都说有朋友来看他。有一天我刚好从厕所出来,看他兴冲冲地要出校门就想跟上去打个招呼,然后就看到他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臂的背影。现在看来,八成就是那个什么陈立农吧。”


听罢,范丞丞大方地把自己的零食分给他以示安慰,自己却觉得最爱的薯片今天格外难以下咽。






04-


考完试,正式放寒假的前几天范丞丞敲开了王琳凯的家门。黄明昊被家人催着回了温州,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他代为转交自己好不容易抓到的官方限定版蜘蛛侠娃娃。


王琳凯刚起床,穿着宽松的睡衣打着哈欠来开门,也没问他为啥不打招呼拜访就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范丞丞站在玄关向屋子里张望,不太肯定地问道,“小鬼,你家除了你,还有别的什么人……男人吗?”


“有啊。”王琳凯仍然闭着眼,不假思索地哼哼。


“……那,要不我改天再来好了。”他抿着嘴就想踏出公寓。


“范丞丞。”王琳凯忽然睁开了眼睛,睫毛落下的阴影让他的脸看起来慵懒而具有蛊惑性,“这房里唯二的人类一目了然除了我不就是你吗,装什么装呢。”



王琳凯听到黄明昊特地给他抓了娃娃的时候笑眯了眼,伸手去要,却见对方从包里慢吞吞地掏出了两个玩偶。拎在左手的是他最喜欢的蜘蛛侠,而捧在右手手心的则是一只表情无辜的史迪奇。


范丞丞说,你猜猜看哪个是他送的吧,猜对就给你。


王琳凯毫无悬念地选了蜘蛛侠,颇为郑重其事地把它摆到了客厅的展示柜上,让它和另外的漫威周边们和谐共处。而后他折返回来,轻轻接过了范丞丞右手的史迪奇,灵机一动般塞进了自己蓝色睡衣胸前的口袋中,只露出公仔的小脑袋。他微微仰头看着范丞丞,眨着亮晶晶的眼,歪了歪头,问他好不好看。


范丞丞所有的烦闷和失望都在顷刻间一扫而空。他并不擅长抓娃娃,那天陪黄明昊去抓的时候却一眼就看上了这个蓝色的小家伙,那乍看很凶实际很柔软的形象和他记忆里的王琳凯高度的重叠,于是他才会在第二天一个人偷偷又去找了那台娃娃机,为它花光了身上最后的硬币。


“好看!很适合你。”


“虽然,可爱还是你更可爱。”求生欲让他及时咽下了后半句。



到了晚上该告辞的时候外边突然响起几声惊雷,范丞丞难得机智度在线,以害怕打雷不想自己回去为由主动申请留宿。


在等对方去客房给自己搬被子的时候范丞丞悄悄点开了微信对话框。


“姐夫,能跟我说说你当初怎么意识到自己喜欢我姐的吗?”



还没等到回复就看到王琳凯抱着被子进来,于是范丞丞把手机丢在一边接过了被子。






05-


第二天早上他俩原本盖的被子只剩一床还健在,而另一张估计是半夜被谁踹到了地上,消失在视野之中。


范丞丞习惯睡成大字型,这天睁眼时只觉得上肢有些酸软,懵了好一会儿才反映过来大概是王琳凯睡着睡着翻身滚进了他的怀里,头便枕着他胳膊当枕头睡了。他睡得挺沉,微微撅着嘴,侧着小v脸面对着范丞丞,似乎正在梦里和小怪兽交战,上挑的眉毛不太安份。


范丞丞的目光在他眉心那颗痣上徘徊了好久,最终别过了眼,只在他左额的胎记处落下浅浅一吻。



把早餐的外卖拿上楼,留下一张便利贴,他选择了在他醒来前告别。






06-


假期总是短暂,新学期再见到朋友们时变化却是不小。


范丞丞自己染了一头红毛,黄明昊又长高了,穿搭满满的朋克风格,另一位舍友尤长靖终于发奋瘦了十斤,只有人间仙子朱正廷的精致十年如一日的不变。


而王琳凯爱上了各种party,美其名曰看人与人打交道能为写词增添无限灵感。范丞丞只去王琳凯自己组的局,人比较少,大部分是hipop社的同学,一起玩的次数多了搞的他现在见到徐圣恩他们比朱正廷还亲切。



平心而论,范丞丞觉得徐圣恩这个人蛮厉害。他对王琳凯的各种人际关系摸的可清,也颇懂察言观色和处世之道,就是他第一时间在陈立农推开包间门走进来的时候猛地戳了下范丞丞的腰。


“小鬼八成喜欢过他。”范丞丞被这八个字打得措手不及,徐圣恩嫌不够似的,又摇着头补了一句,“奈何人家是块不开窍的木头。”还有点儿天然渣。


他看着陈立农走到跟黄明昊不知道说到啥了,正激动得手舞足蹈的王琳凯面前,打了一下响指。


“你怎么知道?”范丞丞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橙汁。


“认识久的都知道。他俩吧,第一次见面就八字不合,高中内会儿流行校园音乐节,他们分别是两个最受欢迎乐队里的主唱和主rapper,决赛输了之后小鬼一直不服气,要去找他们理论,哥几个拦都拦不住。”


“后来呢?”


“后来……反正那天晚上小鬼是红着脸回来的,问他发生啥了也不说。那天之后他俩倒是莫名其妙地熟起来了,小鬼天天跑他班上找他,你别说,他俩那身高体型差站一起还挺配。我都要怀疑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没想到陈立农这小子突然就谈了个女朋友。”


“啊?那……小鬼他啥反应啊?”


徐圣恩瞄到他瞬间攥紧杯子的手,“小鬼嘛,他看起来倒是挺无所谓的,可能是源于他对情感方面的迟钝吧。但他那段时间一直没再去找他,直到陈立农分手,他俩才又恢复了原状。”


徐圣恩没说的是陈立农和前女友分手的原因,是小姑娘找到王琳凯,当着过路师生的面骂他是勾引自己男朋友的小三。那是他认识小鬼这么多年来见过他被冤枉后最手足无措的一次,而最该站出来解释的陈立农却迟迟没有出现。


“不过说实在的兄弟,其实我更看好你。”说完他拍了拍范丞丞的肩膀,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07-


大二那年的生日前一天王琳凯也是组了个局,叫了一票好友到家旁边的轰趴馆玩。


范丞丞主动揽下了主持人的任务,并且在游戏环节的时候利用职务之便把自己和王琳凯分到了一组。


当他试图把便利贴贴到对方锁骨上的时候现场起哄的声音达到了一个小高潮,他感觉好多双眼睛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然而他顶着压力又往耳朵上贴了一张。


王琳凯也没多好心,给范丞丞贴的也都是最难吹到的刁钻位置。徐圣恩看不下去,让他俩放弃彼此折磨赶紧互相帮助,而后还沉浸在和便利贴的斗争中的王琳凯就被突然凑近的范丞丞吓了一跳。


温热的气息吹上耳朵的时候王琳凯被激得一缩。他想,都怪范丞丞太热了,被他吹过的耳根,手搭上的后颈,甚至抚上的肩头都有些发烫。



另一组分到吹便利贴的是黄明昊和陈立农,相较之下那组就例行公事得多,二人速战速决后冷眼观看着这边手忙脚乱总是不得要领,愣是把简单的游戏环节变成搞事情的两人,默契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而在角落将一切尽收眼底的徐圣恩又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party结束的时候早就过零点了,王琳凯喝了些酒,醉醺醺地趴在范丞丞背上让他背自己回家。

范丞丞从背上那人兜里摸出钥匙打开门的一瞬间,只听他低低的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软软的舌尖舔了下耳朵。



他对天发誓这个醉鬼绝对不知道自己刚才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范丞丞!你不喜我了吗!”突然被砸进沙发里的时候不太清醒的王琳凯有些生气。


“我爱你。”知道对方不会当真,所以脱口而出的时候没有犹豫。


“……那不成。你得排队。”王琳凯好像深思熟虑了好久,又或许他只是脑子一片浆糊,全靠随机应变。


“行呗。不过看在我照顾你的份上,给我插个队如何?”范丞丞紧着一颗心,有些忐忑地等待着。




安静的室内,只有王琳凯睡着后均匀的呼吸声作为回应。







08-


精明的温州人黄明昊最先发现了王琳凯对范丞丞不寻常的依赖。


他到王琳凯家里找他讨论歌词的时候,茶几上摆着满满的进口零食,卫生间有两套洗漱用品,墙角立着范丞丞的限量款吉他。更别提听到敲门声拉开门看到是黄明昊的脸的时候,他一脸“怎么是你”的表情,让黄明昊的自尊心大为受挫,回到宿舍就瞪了范丞丞一天,怎么想怎么委屈自己还不如一只山东大鹅。


他自然不会承认内心隐隐的服气。


范丞丞那么健康一个人,细心准备的塞满胃药、护嗓秘方、专为皮孩定制的跌打药膏的小药箱想想也知道是为了谁。



偶尔范丞丞会觉得自己有些心机。


他心安理得地霸占着好朋友的位置,同时又近水楼台地做着许多朋友不会去做的事。他只向他开放一个布满温柔陷阱的果园,一开始一切甜美都免费供应,等小朋友被哄的舒舒服服不想离开的时候再讨要一些不过分的奖励。这整个过程太过于自然,发现的人出于顾虑只能忍着不说,而心大的小朋友本人则更不会察觉。


大三的某一个下雨天,王琳凯被雷声惊醒迷糊中从课堂上醒来,看了眼手表,习惯性寻找范丞丞在后门等他一起吃饭的身影,却想起来他今天去补办签证了,压根不在学校。王琳凯突然意识到,掐指一算,他们这帮人离彻底毕业滚蛋竟然只剩下不到一年半的时间。


那天一向出门不看天气预报的他谢绝了友人顺路送他回家的好意,独自走入雨中,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自己已经不太习惯和范丞丞以外的人同撑一把伞。


王琳凯眨了眨眼,加快了脚步。







09-


除了未来他们什么都聊,但对未来他们并非一无所知。毕竟所谓未来,不过是早渗透于过往无数次谈话中,彼此都心照不宣的待完成事实罢了。


比如王琳凯知道范丞丞毕业后马上要飞往大洋彼岸深造,而范丞丞知道他报名了一个嘻哈比赛,并且十分认真地祝福他的音乐梦想早日变成现实。


“小鬼,以后红了别忘了多写几首好歌给我听。”


“少臭美了。给你写了我也不告诉你。”


“别这么小气嘛。大不了到时候你来美国找我玩,我给你当私人翻译,一条龙三陪服务包您满意,怎么样?”


“你这是在侮辱你鬼哥的英语水平吧李小西。还三陪,陪睡吗?”



“陪啊。你敢点我就敢陪。”







10-


那天姐姐陪着他去办签证的时候在车上端详了他好久,末了幽幽地评价一句,“孩子长大了。”

范丞丞毫无灵魂地回答,“没办法,论文催人老啊。”



其实范丞丞一直是那个范丞丞。他爱笑,爱吃,有时很傻很幼稚的样子,有时又很有距离感,脸上写着生人勿近,心底写着熟人也勿近。

他把大多的信任与安全感留给了他的家人。


早在他第一次当着外人的面说出“我们家小鬼”的蛮久之前,范丞丞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因此非要说有什么变化,可能得归功于在和王琳凯相处的过程中沾了他无拘无束自由天性的光。一想到还能和他一起招猫逗狗爬屋顶看星星,成人世界的压力与枯燥也渐渐能心平气和地面对了。







11-


毕业晚会那天男孩子们都穿了西装,打了领带,王琳凯新接了一截绿色的脏辫,在一群人中格外亮眼。

范丞丞看着那抹绿灵活地前后穿梭,一会儿扑到哪个大高个儿身上挂着,一会儿又把几个哭泣的小学弟揽到怀里安慰。


等了半天,摇摇头心疼三秒被遗忘的自己,范丞丞转身想去礼堂外边透透气,正走到门口,腿还没迈出去,王琳凯标志性的大嗓门将他定在了原地。


“范丞丞!”


他数着脚步声转回身,刚刚好将奔过来的少年抱了个满怀。王琳凯一直比他矮半个头,踮着脚凑到范丞丞耳边,笑嘻嘻地说着“毕业快乐”。


范丞丞也跟着他笑,收在少年腰上的手更紧了些。



那天晚上他久违的做了一个梦。他走在LA的街头,商场外的大屏幕上放着最近大热的亚洲艺人Lil ghost最新单曲的MV影像。


MV开头是一小段歌手本人对这首歌的解释。那人剪了脏辫后眉眼柔和了不少,但一开口活力满满还是熟悉配方的口音仍让范丞丞在梦里的异国他乡心尖儿发烫。






12-


“写给一个特殊的朋友。很久没见,还挺想他的,希望他天天开心。”


“一句话形容下这首歌好了——”




“Why so serious? But 爱扑朔迷离。”






end.

评论(18)
热度(356)

© 阿日日日日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