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杂人等

【毕鬼】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上)

*高中校园爱情点梗

*文不对题



偶练高中最近办了一场前所未闻的校草选拔大赛。


这个比赛可以自行报名,也可以民间推荐,考察限期一个月整,人气是唯一的评断标准。第一周的数据公布显示,目前有两大排名最靠前的候选人有望成为本学年的荣誉校草。而这众望所归的两人恰好一高一低(年级),一动一静(嗓门)。


年级暂且不提,另一条在当事人王琳凯和毕雯珺的默认下倒是成为了二人气场不对付的佐证。


其实毕雯珺并不是不爱说话,只是和自来熟小王相比起来闷骚了那么一点。他是悠悠球社社长,耍起球来专心致志没什么表情,一套动作结束旁边的迷妹已经晕倒了一片。


“我今天和小姐妹去看他了,怎么玩个球能这么帅!人家好心动噢!”“是吧是吧,不瞒你说,军训的时候我就看上他了,一水儿黝黑壮实的学弟里就他靓仔的不行。”


“靠,你们女生有完没完。”王琳凯原本趴在课桌上蒙头大睡,结果闭上眼耳边全是毕雯珺毕雯珺毕雯珺和毕雯珺,听的人心烦意乱,“都是花痴,怎么不花痴花痴我啊,同样是候选人,我不比那小子接地气多了?”


“咦,小鬼,你不是对这个选拔不感兴趣吗?”


“我……”王琳凯噎住了,是啊,他本来是没有半毛钱兴趣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素未谋面却已经听到耳朵起茧的名字把他沉睡的好胜心给勾了起来,“谁说的,再怎么野鸡它也是个比赛,比赛可不就得勇争第一吗?”


“小鬼啊,话是这么讲,你跟学弟可不一样~”同桌和前桌女生对视一眼,露出了慈母般的微笑,“你看,你每天都说自己是酷盖,可要是往毕小帅哥旁边这么一站,可不跟小鸟依人似的。到时候要是上台领奖,第一名还比第二名凹下去一截这您面子也挂不住啊。”


噗嗤。即使冒着被鬼哥死亡瞪视的风险,隔壁桌的徐圣恩还是憋不住笑出了声。


王琳凯怒了。他生平最忌讳别人对他的评价,一是可爱,二就是矮。


“要不这样吧,”同桌突然锤了下桌子,“这校草大赛不是还剩三个星期结束吗,这期间只要你能在票数上反超学弟一次,我们就承认你才是我们学校最~帅,最~酷,最~有男子汉魅力的人,并且马上加入王琳凯全国后援会为你打call,怎么样?”


“对呀小鬼,这样也给我们吃瓜群众增加一些看点嘛。你不会不敢吧?”另一个女生也在推波助澜。


“谁说我不敢!”王琳凯一咬牙,“都等着瞧好吧。这把,我赢定了!”



这天放学,王琳凯没像平时一样约上哥们儿去刷街,而是慢吞吞收拾着书包,硬是熬到全班最后一个走。他下午一时嘴快给答应下来,现在想想真没比这更无聊的赌约了,要不是他急于捍卫自己酷盖的尊严,才不想浪费大好时光执行这什么战胜毕雯珺的狗屁X计划。


他这么想着,气鼓鼓地把大背头往后一掀,扣上渔夫帽,锁了班里的门往地下活动室走去。


X计划第一步,搜集对手情报。


俗话说的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王琳凯特地等到全校学生走得差不多了,没什么人会注意到他的时候才行动,就是为了实地观察他的假想敌毕雯珺同学。他问过同桌,知道他几乎每天放学都会到悠悠球社训练或指点其他社员。


可是,社团人那么多,他哪知道谁才是毕雯珺啊?


他边想边往那边移动,刚走到拐角,刚好看见一个男同学鬼鬼祟祟地蹲在悠悠球社门口不知道干啥。王琳凯一拍脑门儿,仿佛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嘿哥们儿,怎么,你也来蹲点啊?”


毕雯珺吓了一大跳,不知所措地看了眼旁边正笑出一口小碎牙冲自己搭话的人,又看了眼对方自觉搭上自己肩膀的手。他不过就是走到门口发现鞋带开了便蹲下来系上,也能被怀疑别有用心,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王琳凯见他不答,反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哥们儿别紧张,我不会告发你的,大家都是为了校草比赛嘛。实不相瞒,鄙人王琳凯,叫我小鬼或鬼哥都行,有空可以给我投上一票。我看你也挺帅的嘛,完全不比内个什么毕雯珺差!”


原来这就是王琳凯学长,毕雯珺看着对方一张一合的红艳艳的小嘴,说到口干还会伸出舌头舔舔,果然和传闻中一样可爱。他忽然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对方口中蹦出,终于慢悠悠地开了口,“你见过,毕雯珺?”


“没呢,这不正打算进去瞅两眼。你认不认得他,他来了吗?”说着上前两步,贴着门框往里头张望。


“认识。他......不在里面。”毕雯珺一本正经地回答。他并没有说谎,毕雯珺确实还在门外。


“哦......那要不我们先进去吧,这小子,居然迟到!”王琳凯看起来还有些失望,只是拽着毕雯珺的胳膊进了门。门内闻声抬头的社员们也给吓了一跳。他们可亲可敬可是对外人一般不苟言笑的社长大人,今天居然被一个陌生小帅哥给牵进来了!社长大人还不允许他们跟他打招呼,手指比出噤声的动作,这又是什么特殊的情趣?!然而无论如何,哪怕他们脑内活动再怎么丰富,还是很听毕雯珺的话的,表面上配合良好,装得仿佛谁也不认识谁。


王琳凯果然丝毫没起疑心,倒是在等待“毕雯珺”到来的时候看社员们耍球看得津津有味,星星眼里满是要溢出来的崇拜。毕雯珺见他看的入了迷,忍不拍拍他问他想不想自己试一试。得到雀跃且肯定的回答后,他转身从角落的运动器材箱里摸出一副球,从最基础的动作开始手把手给他教起来。


“天啊,你真厉害。”王琳凯在对方简单易懂的指导下逐渐掌握到一点要领,毕雯珺从他背后握着他的手给他纠正动作,某个角度看简直像把他圈在了怀中。已经有女社员激动的掏出手机记录下这一美好的身高差,王琳凯本人倒是对此浑然不觉,闪光灯一亮还以为是周围镜子的反光。


不过这暧昧的时刻也并没有保持多久。


“毕雯珺,你怎么不接我电话,说好七点钟校门口集合的啊。”黄新淳风风火火地冲进来。他们宿舍和隔壁宿舍难得聚会,平时出门最慢的朱正廷都来了,一向守时的毕雯珺却迟到了。他负责来找他,一进活动室刚好看到毕雯珺的背影,上去就给他后背来了一巴掌。


这一掌的震撼力,足以让王琳凯瞬间僵硬了身子。


他猛地挣开来,后退两步难以置信地指着他问,“原来你就是毕雯珺??”


“我......”毕雯珺有些慌张,但他的慌张没有被面部表情很好地呈现出来,落在王琳凯眼里就成了耍弄了别人还不当回事的可恶嘴脸。他暗骂一声推开挡在门口同学低头跑了出去,连帽子何时被跑掉了都没有发现。


“这是什么情况?”目睹了这一幕的黄新淳完全摸不着头脑。


毕雯珺没有回答。他下意识追出去,只捡回了那顶蓝色的渔夫帽,拿在手上,敛着眉若有所思。



tbc.




评论(20)
热度(176)

© 阿日日日日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