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杂人等

【蔡异琳】不眠飞行07(完结)

dbq各位 我好像写成烂尾了_(´ཀ`」 ∠)_

悄悄放个微调完整版:请戳



-

Say, say it again.

You know the past things could set me free.

-




第二天上午,三人戏剧性地又在别墅门口的玄关处相遇了。



说来讽刺,王子异当时搂着蔡徐坤冲王琳凯笑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他们会角色对调。将心比心地想,王琳凯曾尝过的苦涩一定不比自己少。他牵着蔡徐坤进来,看到自己时明显愣了一下,低着头说爸爸对不起,手却坦荡地没有松开。



“坤,我们谈谈。”王子异的语气仿佛不清楚也不在意二人昨晚发生了什么,但他紧锁的眉和乌青的黑眼圈足以说明问题。



蔡徐坤不置可否,只是低声让王琳凯不要担心,便跟着王子异往庭院走。他们在最远的树下站定,王琳凯努力扒开窗帘缝仍看不很清晰。他说不清自己内心在害怕什么,或许只是因为这情景太让人联想到电视剧里父母离婚的前兆,被作为筹码安排的小孩,和失去原本结构的家庭。总之都不是什么好事。




僵持了一会,王子异率先打破沉默,“你想怎么解决?我不介意打一架,还是说你需要解释的机会。”



“这么直接啊,真不像你。你看上去气色不好,昨晚失眠了吧。”



这话刺痛了王子异,“难道不是拜你所赐?”



“子异,瞧你这话说的。过去无法扭转,我们应该向前看。”蔡徐坤总是这般理所当然的口吻,上一次他成功获取信任,这一次他又想用来转移话题。



“那你也该清楚,过去造就了你我。想想看你们总共认识了多久,有半个月吗?我可认识你至少二十年了……你向来把魅力当作工具,为了追求挑战和新鲜感,交过多少女朋友,多少男朋友,有过多少一面之缘的暧昧对象,你觉得这次又能持续多久?坤,不必反驳我,你我都知道你根本给不了答案。”王子异难得有让对方哑口无言的时候,决心要把昨夜深思熟虑的结果挑明了讲出来,“说白了如果决定权在我,我自然是绝对不会把他交给你。可是正因为我尊重他的选择,这个坏人只能由你来做。条件你随便开,我只希望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就是让琳琳离你混乱的私生活越远越好。”



“......我比较想知道,你现在是站在什么立场来要求我呢?”蔡徐坤一直放在口袋里的左手几不可闻地动了下。



“这对你的决定有意义吗?”  “当然。”



“好吧,那么我不介意告诉你,”王子异的声音放得很轻,淡淡地看着对方,“我爱他,每个立场,任何身份。”




听完,蔡徐坤沉默了很久,久到夏蝉停止了又一轮鸣叫,汗水浸润了后背贴上了衣物,终于轻轻地叹了口气。



“所以我那么羡慕你啊。”



开什么玩笑。


王子异很想这么反驳,苦涩地扯起嘴角,却瞥见蔡徐坤掌心朝上摊开的右手。那上面因力度过大留下的红痕明显是不久前被某人掐出来的新鲜印记,约莫就在三人早晨碰面的那会儿产生。



“也许你没发现,他刚才很紧张。”蔡徐坤原本含笑的目光终是冷下来,恢复成旁观者该有的温度,“你休息不好让他难过了。”他想,那个傻孩子又何尝不是放不下你,和你一样。




蔡徐坤还是同意了他的要求,上楼收拾自己带过来的为数不多的行李。



临走前他敲开王琳凯的房门同他告别,在门外叫他小名几遍,没听见回应,于是擅自推了没锁的门进来。



说起来,这其实还是他第一次进到这个房间。花里胡哨的海报贴了满墙,四处堆叠的衣物的确很像他的风格。王琳凯背对着他侧躺在床上,将自己蜷成一只小虾,怀里抱着一个大大的泰迪熊,一动不动,脏辫乖巧地铺散在枕头上,若不是太过紊乱的呼吸声暴露了他,蔡徐坤真发现不了对方其实在装睡。



“这里有我承诺过给你答案的东西。”蔡徐坤从口袋里掏出了录音笔放在他床头,自己在床沿坐下,“课程提前结束啦,这么说你可能不爱听,总之交易停止,我们两清了。”



“我要走了。想我的时候可别哭鼻子,我不会回来看你的,说不定下个月我就忘记你长什么样了。”



“你敢!”王琳凯没憋住睁开了眼,随手捉起一只太阳花的小玩偶翻身砸他,被对方早有预料似的反手稳稳接住。



蔡徐坤笑了,“还以为你打算沉默到底呢。”



王琳凯从鼻子里冒出哼的一声,“都两清了我还理你干嘛?赶紧滚看着心烦。”



“怎么回事?这个小混蛋是谁?那个哭哭啼啼可可爱爱的琳琳是不是被你吃掉了,还能换回来不?”



“琳什么琳,从今以后只有小鬼,这就是我的正式艺名了。”



“哇哦,你认真的?”



“嗯。我想好了,等我换个发型,就去报名那个什么前段时间特火的选秀比赛,自己赚钱买大房子。蔡徐坤,如果以后在广告里看到我,别忘了买我的唱片。”



“噗,好,一定一定。不过......”蔡徐坤突然正色道,“子异他老人家怎么办?”



王琳凯也认真地回答他:“我会把他接过去住的。”




蔡徐坤并没有逗留过久。已在楼下等候多时的司机接走了他,汽车很快消失在视野中,驶向他们交集的反方,声色犬马的复杂世界。那天晚上,王琳凯环顾四周隐约觉得少了点什么,思来想去又感觉什么都没缺,索性不再纠结,转而一把捞起枕头边躺着的那个录音笔研究起来。



出道的两年后,在喧闹拥挤的机场,王琳凯远远的望见队友手中抱着的粉丝送的抱枕——一个分外眼熟的冒着傻气的七彩太阳花时,才忽然记起当时蔡徐坤从他那带走的东西是什么。



录音笔里的内容他只听了一遍就删除了,曾经无比期盼听到的,那人亲口用温润嗓音吐露的隐秘爱意,从机器里彻底清空不见的时候他还是有点儿难过,但已经不会掉眼泪了。唯一的苦恼不过是被问到感情问题的时候,比如初恋是在哪一年,喜欢另一半身上具有哪些特质等等,容易因为答不上来而不知所措。




电影《猜火车》里伊万选择了不选择,初看时王琳凯如何都不能理解。那天等待王子异和蔡徐坤谈话结束的中途他数着绵羊躺在床上,脑海中任何一种选择都让他微妙地辗转难眠,直到蔡徐坤的告别直接抽走他一半可能的时候他突然清醒过来,意识到也许确实结束才是最好的继续方式。



蔡徐坤走后,他翻出经纪公司联系他洽谈的信息回复一个好字。接着他久违地进了厨房,打算好好地做几个菜犒劳下自己过去两周没好好享受过的肚子,顺便在餐桌上告诉王子异他的决定。王子异果不其然惊掉了筷子,被王琳凯软磨硬泡着听完了他的远大理想和可行性分析,最终在听到他的大房子计划后有些无奈地说了批准,被扑上来的王琳凯按了个大大的拥抱,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往日的温馨时光。




无论如何,真正出来打拼的生活都比王琳凯想象中要丰富多彩,同时也比想象中更不轻松。



离开家和校园相对单纯的环境,外界对他生出丰满羽翼的催促和不停歇展翅高飞的期盼,都时常让他感觉到疲惫。队友们来自五湖四海,彼此的作息习惯不同,难免在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造成了水土不服。而他在紧促行程的挤压下,反而渐渐地克服了失眠,学会了在不断上升的机舱内裹紧毯子调整好舒服的姿势,在除了补觉什么都不去思考的时候,戴上耳塞就能沉入梦乡。




他无比珍视那些时刻。



毕竟梦里有让他勾起嘴角回忆的人和事,也有平行宇宙里那些个他放弃选择的,有过可能的无限结局。






End.



评论(12)
热度(112)

© 阿日日日日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