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杂人等

【蔡异琳】不眠飞行05

✧*。你没看错 这篇狗血文竟然还没有坑


前文:      




-

那一刻含情回眸

原来是我妄想里的那点绿洲

-




王琳凯猜不到蔡徐坤究竟给王子异下了什么蛊,才能堂而皇之地以新主人的身份在三天后搬进了他们家里来。



被这场连环戏蒙在鼓里的他只把这归功于蔡徐坤勾人技巧之强,于是本着虚心学习的心态难得的没在蔡徐坤指挥管家搬运行李时给他脸色看,甚至没有拒绝蔡徐坤顺路送他到学校的提议,这态度的大转变倒让一旁的王子异内心阴晴不定起来。



那个晚上蔡徐坤去劝王琳凯的细节他第二天没有过问,现在却隐隐有些后悔。



他已经过了可以只顾风花雪月的年纪,岁月给予他处事不惊的洗礼,作为交换带走他的热血与激情。他很久没在觥筹交错间荷尔蒙飙升带一个对上眼的人过夜,也很久没体会到所谓心动的感觉。



可王琳凯不一样。



他很小的时候就被接到王子异身边,一直被保护得很好,即使成年了也保留着孩子心性。



说白了,王子异根本拿不准王琳凯对他自以为瞒天过海的“爱意”究竟是出于青春期的躁动,少年人的叛逆,或仅仅是对亲情的混淆。



其实这几种对他而言都称得上棘手。他自以为找到了的救兵说不定也只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而已——不然他现在也不会没有一丝计划生效的喜悦。



蔡徐坤仿佛看透了他变幻莫测的表情。



“别担心子异,我会照顾好他。”他故意贴过来,用一种从背着包等在门口的王琳凯的角度看来暧昧无比,实则无事发生的姿势,“你应该高兴才对。他好像不是那么介意你的感情状态了不是吗?”



“你说得对。”王子异扯起嘴角。



但他得搞明白为何自己就是高兴不起来。




王琳凯今天早课迟到了,从后门溜进教室时被老教授盯了好久。



都怪蔡徐坤这个混蛋。



出门前当着他的面跟王子异调情,他忍了。刚才跑车停在校门口后自己先风骚地下了车,墨镜一摘,顿时四面八方如狼似虎的眼神就射过来了,直往紧闭的车窗里瞟想看清楚是哪个幸运的小姑娘,害的王琳凯埋着头根本不敢下车,愣是磨蹭到上课铃响人群散去才猛地拉开车门冲向教学楼。



“你搞什么?刚才差点让我形象不保啊你知道吗!”趁教授回头板书,他掏出手机开始恶狠狠地打字。



对方很快回复了一个“?”。



“你太不低调了,被我兄弟看到误会我们关系就完蛋了。”



“怎么,能有我这么帅的男朋友你不亏啊。”



“不好意思,我没有这么老的男朋友。更不可能有这么骚的干爹。”



“王琳凯。下午放学乖乖等着别跑,带你去个地方感受下什么叫年轻力壮。”





下班高峰期有些堵车,蔡徐坤迟了十分钟,又在校门口附近等了将近半小时,太阳都下山了也没看到那个扎眼的脏辫头。



他叫住了正好路过的在王琳凯家见过一面的他的好朋友。



那个男生立马认出了他,眼里迸发出迷弟般的光芒,听到蔡徐坤问有没有看到王琳凯的时候倒是愣了一下。



“小鬼啊,他爸一下课就接他走了呀。”他边回答边偷偷观察对方的表情,看到蔡徐坤眯起眼嘴角微抿,颇像书里描写的暴风雨前的宁静时,开始默默在心里为他兄弟祈祷起来。




其实真不是王琳凯有意放他鸽子。



事情的发展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他手机没电了,在校门口看到王子异常开的车的时候还有些怀疑,上了车爸爸就神神秘秘地微笑着说要带他去一个地方,什么地方去了就知道,于是他想当然地以为是蔡徐坤和他商量好的要一起回忆青春时代给他看,没成想汽车一路开到了当地最大的游乐场,等王子异到售票处买完票回来,同他一起站在摩天轮底下的时候王琳凯才意识到这趟行程里根本没有蔡徐坤。



“怎么了琳琳,你今天一直在发呆?”王子异摸摸他的头。



“没什么,”王琳凯又看了一眼手上早就没电开不了的手机,“我们快去玩吧。”



这个游乐场他再熟悉不过了,曾经有段时间他们每个周末都一起来。王子异恐高,可王琳凯最喜欢各种新奇刺激的游乐项目,统共加起来不到十分钟的过山车和海盗船,王琳凯要花两倍时间说服爸爸陪他一起坐,撒娇耍赖乐此不疲。



他穿着薄薄的T恤,摩天轮缓缓上升,晚风从窗口灌进来,他冷得缩进王子异温暖的怀里。他今天格外疲惫,他明白王子异一定是有话要说才会带他来这。




摩天轮转到最高处停下了,王琳凯开始在心里倒数,给自己莫须有的期待所设的时限是三十秒种。



“琳琳。”王子异开口了,“其实我……真的很感谢你的包容。或许我并不善于表达,只是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太来之不易了,如果可以,就让我们维持现状好么?”



三十秒到了,王琳凯的心和摩天轮一起静静下沉。



“爸爸,我都知道的,你不用说了。”他主动拍了拍王子异的肩头,想着做一个懂事的藏得住情绪的成年人好难,话到嘴边却要临时更换,“……对了,今天早上出门急忘记说了,父亲节快乐呀。”




摩天轮终于稳稳地停下来,二人各自怀揣着心事,默契地没再玩其他项目。



王子异似乎有公司的事情没有忙完,给蔡徐坤打过电话让他来门口麦当劳接王琳凯后就急匆匆地开车走了。



把车停在麦当劳门口,感觉到车门被拉开,副驾驶位上的人重重砸进来却沉默着不发一言,也丝毫不打算做任何解释的时候蔡徐坤其实挺生气的,刚要出口讽刺两句的时候转头却刚好看到了王琳凯低垂的眼眸里滚落的大颗眼泪。



于是他闭嘴了。





王子异把车开到公司楼下,停好后狠狠捶了下方向盘。



他再也不能说服或者是欺骗自己,人生的终极目标之一要做一个世界上最好的父亲。



就在摩天轮登顶时他悲哀地发现自己搂着怀里的王琳凯的腰肢,竟然疯狂地想亲吻他的眼角,嘴唇,他歪头时露出的纤细的脖颈,以一位情人而不是父亲的身份。那念头他掐着自己的虎口才好不容易压下来,假想的画面却在脑海中迟迟挥之不去。




王子异曾经和王琳凯拉勾发誓自己无论如何不会骗他。可他一再退缩了,像个逃兵,有家不敢回。






tbc.

评论(17)
热度(180)

© 阿日日日日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