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日日日日日

这里阿日,墙头多,真爱少,三分热度不能好。
微博@黄片皇上黄三

不萌冷西皮会死星人,口味可轻可重,
荒淫勾搭√

L I F E (6)

摸底考完 久违的更新_(:з」∠)_
召唤会动的70早日回归(ಡωಡ)

千总暂时下线中

下次更新依然遥遥无期


6.

“阿黄…黄其淋!”

从回忆中睁开眼,丁程鑫夸张地在黄其淋眼前挥着手。

“你多久没休息了,竟然睡了一路。”

“啊…这是哪?其他人呢?”揉了揉酸胀的眼,跟着对方下车伸了个懒腰。面前是一座半山腰的小别墅,亮着一楼的灯,环境很不错。

“这是我家,你这两天就住这,然后大后天一起出发吧。”

“出发?去哪啊?”

“哦,我忘了公司昨天开会你不在了… 就今年是公司成立15周年嘛,所以要搞个久违的特别合宿计划,不定时直播,地点在北京的温泉旅馆。”

说着便顺手掳了一把黄其淋的头毛。

“哈?这是要搞事情啊。说起来上一次合宿还是在当练习生呢,想当初你哥我……”

突然,黄其淋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帅气指数也就只比现在差一点吧哈哈哈哈。”

好险,差点说了我也是有大把人爱的这种蠢话。

其实大家多多少少都能猜到公司里主推的cp,比如自己跟小逸,泗旭和真源,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拿铁组——我的班长,和我的二恋。舞台上十足的默契,舞台下长久的陪伴,连外人都可以轻易看出他们对彼此特殊的意义,我作为与他们认识最久的一波人之一,对此理应是最为服气且最能理解的。

相比之下,我虽然看起来跟谁都哥俩好的样子,但心里却清楚地知道,在这里,我并不是谁的唯一。

毕竟某哲人曾经曰过,人生啊,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人生。

这样的我怎么能萌生出“为什么不能是我”的想法呢。

我本该不抱期待。

骗人的。

即使猜到结局也要不辱配角使命地完成自己的意愿,这才是我。大不了就是为他人做铺垫、推剧情嘛,连失恋都不算。

于是那一次同样是北京的合宿集训,我便故意的为自己制造与他们二人相处的机会作为试探。

然而想象中的排斥并没有出现,即使有些时候我的插足连自己都觉得过分了也一样。一开始故意分开他们的打闹,然后理直气壮地要求与他们交换舍友,至此,他们都毫无怨言,表面风平浪静。

直到那次练习生玩砸球,下场的我坐到黄宇航腿上的同时感受到一人的僵硬和另一人凶狠的目光时我颤抖着在心里给自己点了根腊,庆祝自己目的达成。

我终于成功引起了你们的注意,作为一个潜在的“第三者”,而不是调皮的弟弟或信任的伙伴。

那次过后,虽然没人挑明,但我们彼此相处的气氛的确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比如此刻丁程鑫抱着枕头不睡自己的大床要来客房跟我挤小床,被我拒绝之后撒娇打滚最后强行留下来一样,认识越久我越摸不透他的心思。他总是这样,有时像个单纯的小天使,有时像狡猾的小狐狸。

最可怕的是,不管是哪个他,只要被他用他的桃花眼含情脉脉地盯着,我竟都无法拒绝。

于是便盖着被子闭着眼睛听着他的碎碎念,右边紧挨着传来的灼热视线将耳根加热。

“阿黄,明天想吃你做的饭了。”

“好好好,反正冰箱也空的。”

“阿黄,五月天的鸟巢演唱会要开了诶,陪我去看嘛。”

“好好好,玛丽姐同意就行。”

“黄其淋……我喜欢你。”

“好好好,你开心就……啊?”

.

评论(1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