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日日日日日

这里阿日,墙头多,真爱少,三分热度不能好。
微博@黄片皇上黄三

不萌冷西皮会死星人,口味可轻可重,
荒淫勾搭√

L I F E(5)

最近课余时间基本都在看微微,跳进了艿芋邪教坑_(:з」∠)_
久违的更个新 越来越喜欢双黄的相处模式 二恋是蜜月 这对就是老夫老妻吧⁄(⁄ ⁄•⁄ω⁄•⁄ ⁄)⁄

5.

“阿黄,这边!”

提前打过招呼,一月多不见,来接机的熟面孔还真不少。小逸,程程,连严财阀和小铃铛都来了,都不怕被认出来的吗?

无论如何,黄其淋还是被一波人簇拥着走了,在跟贺竣霖扯淡的时候他扫了一眼四周,确定黄宇航不在,便悄悄松了口气。

“其淋哥,这段时间你可爽了吧,录节目还能天天见到千玺师兄。”严浩翔顺手抢走他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

“那可不,我们还一起睡了呢。”

话音刚落空气仿佛一滞,人群中不知谁的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腰,生气地转身,却对上了丁程鑫无辜的大眼睛。

“我才不信呢,就你这小身板儿打得过王俊凯师兄再说。”严浩翔一脸嫌弃地比了比已经比他矮一小截的黄其淋的身高,成功激起了对方的愤怒和白眼,转身投入闹战。

闪光灯仍在不停运作,黄其淋却已懒得顾及可能会有什么新的公司内部不和传言了,从C城回来的那一刻起,习惯在镜头前的收敛都松弛了许多,仿佛又回到了还没出道时的轻松心态。

那时候肆意的动手和搂抱都是常事。

也不知公司是太放心一群青春期的男生不会出事了, 还是打定主意任由情感自由生长,黄其淋还真无所谓地安慰过自己,这都不叫事儿,谁让我是黄 · 全宇宙最直最帅最盐 · 其淋呢。

然而生活总在啪啪地打脸,在意识到不该乱立flag的时候,黄其淋已经无法克制地弯了。

第一次清楚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是在第五次月考前的准备期。

那段时间的他极其不自信,自己跳舞起步比大家都晚,记动作比三代都慢,忘的又比谁都快。

尽管丁程鑫他们都有安慰过自己要慢慢来,但每次看到嘲讽自己跳舞不配和四子一起出道的评论还是会呼吸不畅。

黄其淋是早熟的。

14岁的年纪,已经有了优胜劣汰的意识。

于是一天晚上,他在大家结束训练回宿舍的时候故意走在最后面,趁没人注意到自己又溜回了舞蹈室想自己加练,结果刚好碰上从厕所出来的班长。

“班长你不用等我了,我再练会儿就回去。” 笑嘻嘻。

“哦,好…”稍稍犹豫了一下,黄宇航背上包走了。

收起笑容,用手机放出与单薄的脚步声不符的音乐,夏日空旷的练习室,温度吞没了温情。

“等下。”

突然,门被大力推开,一个人影微喘着气闪进来,“ 我果然还是不太放心你……的智商,我陪你练,有不会的我教你。”

那一瞬间,黄其淋无疑是惊讶的,惊讶又欣喜。

有人愿意了解却不拆穿你的脆弱,多不容易。

所以虽然最后花絮里,他没有像曾经抱住陈泗旭说“我爱死你了”那样,对这个搭档表现出极大的感动,但他也确实用最后月考时惊艳的舞台效果回应了那一份来自黄宇航的温柔。

那个晚上练到凌晨一点的两人累到没力气爬回宿舍,简单换了件衣服就睡在了练习室。

时隔数年,黄其淋还能清晰地记得那天月光透过巨大的飘窗铺陈在二人的周围。

班长的脸看起来又白又好看。

班长笑起来像极了某个日本当红明星。

班长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说了晚安。

而自己闭着眼笑得又蠢又幸福的表情,那时到底是不想他看见,还是期待他看见?  大概也不会再有答案。

“最后一个问题,谈谈你们对这次月考的感受?”

“这个,首先呢,它升华了我们的感情。”

……

赛后采访的时候,坐在一旁的天天觉得其淋哥今天的表现有点不自然。

而只有黄其淋自己知道,他有多努力才控制住心跳不要那么快。

.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