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日日日日日

这里阿日,墙头多,真爱少,三分热度不能好。
微博@黄片皇上黄三

不萌冷西皮会死星人,口味可轻可重,
荒淫勾搭√

L I F E(2)

写的好崩,还是接着赶作业吧TUT
冷西皮也要艰难生存_(:з」∠)_

2.

来的时候孑然一身,走的时候也没期待挽留。

这次的新节目第一期在C城拍摄,黄其淋想着既然提前两天到了干脆尽情享受当地美食,化悲愤为食欲,于是背上包就出了门,丝毫没注意装着手机房卡身份证的袋子落在了床上。

这也就算了,连钱包都没带。

黄·一脸懵逼·其淋在风卷残云般吃完了点的菜后在掏钱时笑容僵在脸上。

这是一家很偏僻的小店,加上时间接近凌晨,此刻还坐在店里的客人除了自己只剩角落里那一个男子。然而,那人被棒球帽遮住眼睛的轮廓姣好的五官摆明了写着“生人勿近”的字眼,感觉在他身边空调都要礼让三分。

挣扎了一会儿,直到老板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吃霸王餐了,黄其淋鼓足了勇气。说不定人家认得自己这个小明星呢,只是长得丑不想给我造成压力对吧?呵呵呵呵。

“内个…”挤出标志性的笑容,“是这样的,我想借一下…你…的…手…机…咦?”

闻声抬起的脸不但一点不丑,甚至可以说帅的可怕,并且怎么看怎么熟悉。
“千,千玺师兄?” “你是…”

易烊千玺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么鸟不拉屎的地方吃夜宵还会被“男饭”认出来。虽然对方一路上都在说自己出道挺久啦巴拉巴拉但在自己印象中,这个小师弟就是当年一言不合就抱自己大腿的傻缺小男饭。

“你刚说你叫什么来着。冰淇淋?”

“是黄其淋啦!”“哦。我想起来了,节目嘉宾名单里是有这么个人。”“…那真是谢谢你啊。”

顺利问师兄借到了饭钱和手机,划开屏幕的黄其淋却突然安静了下来,盯着拨号键发起了呆。

黄其淋讨厌记密密麻麻的数字。
除了自己和家人的号码外,能记得清楚的电话号码就只剩黄宇航。刚进公司的时候,自己还是个孤僻的小孩,对于首先向自己表达了关心的班长足足感激了好久,也直到后来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直到他毫不犹豫拒绝了自己的心意转身宣布了对丁程鑫的占有权这份感谢也没有宣告破产。

时光荏苒,少年将感激酿成喜欢的酒,可惜那个本应笑着干杯的人已将酒杯亲手摔碎。

“怎么了?”
“不,没事… 师兄你有存小马哥他们的电话的吧?我好像忘记经纪人手机号了哈哈哈。”
“啧,你怎么混到现在的。”易烊千玺一脸嫌弃地帮他找出了号码。

其实敏锐如他,已经察觉到了气氛微妙的变化,他终是不忍戳破小师弟难过得似乎要哭出来的笑容。总是表现出开心的样子也很累吧。

目光不自觉温柔起来,托着脸看着黄其淋吃完辣红红的嘴唇,思绪放空到了山城重庆。

组合成立了这些年,三人从一开始的有节目一起参加,有婚礼一起出席,到后来渐渐分开活动,不,确切的说,是自己单方面脱离组合活动。在第n次想接的戏与队友搭不到一起后,易烊千玺终于不得不承认这并非偶然,同时也开始审视自己和王俊凯的关系。

要不是高冷太久成了习惯,他真的想不顾形象地仰天长啸一声爱过。

成年那天,他们三个坐在天台,他的小队长眨着晶亮的眼说,千玺,我们仨要做一辈子的好兄弟。

他张了张嘴,又合上。
他说,好。



.

评论(2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