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杂人等

【丞鬼】冷暖

*伪现实向真瞎写



Cold-



夏天过去了。


小鬼原先自认对于温度是不太灵敏的,能在正午38°的北京两层长衫上街,也能在夜晚11°的首尔裹一件宽大漏风的薄外套出门。


他所在的偶像男团为了录制新专辑,迎来了一次久违的线下团聚——强调线下,是因为他们隔三差五要在微信上云聚个几回,彼此对于谁谁谁又接了什么节目,换了什么新发型都知根知底。他在接到公司消息的当晚登上飞机,靠窗的位置,飞机开始升空,往外看不到云,入眼尽是星星点点渐远的万家灯火。


小鬼难得的在航程中毫无倦意,杂乱的思绪填满脑海,其中霸占时间最长的莫过于下飞机后将要碰面的某人。


说真的,他是有多久没见到范丞丞了?


说久似乎也不久。四舍五入一个月,三十天,四万分钟,十八分之一他们能作为队友一起相处的时间。


这次录完专辑后紧接着要拍新的综艺,综艺完了还有巡演。不过是一年里少见了几面,若真觉得重要,不怕补不回来。


时间,空间,甚至压力,舆论,从来都不是让他纠结的罪魁祸首。


抵达首尔的第一天,小鬼刚下了飞机又上了保姆车直奔酒店,一路上闷得慌,直接导致他没有睡好,第二天憋不住要出去透透气。


和谁去?他不假思索,敲开隔壁的房门。


他们身处一家比便利店稍大的小超市,摄像师跟着,摄影机对着,不远处传来粉丝的低语,都是出道以来司空见惯的场面。是他说饿了想出来买东西吃的,理所当然地拉上了范丞丞,谁让他韩语也6。


陌生的语言环境,熟悉的带路桥段,提醒着他不久前才有过这么一段相似的经历。唯一的区别只是这次他们都被安排住在单人间里,隔了堵不薄的墙,也就没有了室友这一说法。


进了店里,范丞丞就在他身后提着小篮子,隔着不到两步的间距。小鬼颇有主见地在货架间自由穿梭,时不时凭感觉抓上两袋他俩都会喜欢的零食。他在摆满泡面的架子前站定,火鸡面的包装着实诱人,他正在好辣和好爽两种极端中纠结得不行,一只不属于他的手便从肩侧伸过来,替他做了决定。


结账时换他跟在范丞丞身后。镜头又对准了他俩,小鬼目光不知道往哪放,干脆盯着范丞丞貌似又宽阔了一点点的后背。对方显然比他更适应这个国度的气候,外套全程给助理拿着,自己只穿了一件短袖下了车,露在外头的强健的手臂是有在好好打卡健身的证明。


只是这样倒显得自己非常怕冷了。小鬼有些不服气,刚好有工作人员要从结账的窄道穿过,于是伸出手把前边那人往旁边推一点,顺便隔着T恤感受下他的体温。


察觉到贴在自己背上的手,范丞丞回头便看见小鬼出神地不知在想着什么。他虽成年了,但是还在长高,体格上任谁都会觉得他更像个哥哥。尤其是现在小鬼又染回了中分的黑发,搁那一站真像个乖顺的初中生。正别提他还把垂下的手缩在袖子里,时不时小口向往哈着热气的模样有多乖顺了。


范丞丞心思一动。


“是不是冷了?要不要穿我的外套?”


“啊?不要。”小鬼拒绝得果断,他并不觉得自己冷,推开玻璃门的瞬间却被不合时宜的过堂风冻的一个激灵。这下他更不好意思穿人家外套了,“不是,你就,就离我近一点就好了嘛。”


他听见范丞丞在身后笑,紧接着对方温热的手臂就搭上了自己的肩膀。


旁人只看到小鬼没什么表情地被揽着往停车场的方向走,没有人知道他其实在想,果然还是范丞丞比较暖和,一波一波的热气冲得他耳根都软了。


“现在还冷吗?”范丞丞低头问他。


“唔…还有一点。”小鬼觉得自己不该扯谎,但说都说了,也没有再撤回的选项。他吸了吸鼻子掩饰自己少有的紧张,透过口罩传出的声音倒颇有几分着凉了似的逼真。


于是范丞丞又将他搂的紧了点,让他如愿贴近他的热源。


回到房间后小鬼迅速冲了个澡,刚拉上窗帘,想着今天应该能睡个好觉,就听到了暗号般的敲门声。


范丞丞穿着睡衣抱着枕头站在门口。


“小鬼,我突然觉得好冷。”


“所以......?”


“一起睡啦。”





Warm-



小鬼不承认自己可爱,但不否认自己喜欢可爱的小东西。


比如围绕在他生活环境里随处可见的挂件,床上的玩偶,各种花里胡哨的首饰,都让他心情愉快。


所以当助理递给他不知从哪儿搞来的熊猫围巾帽,明知有恶意卖萌的嫌疑,他面露犹豫,手却还是很自觉地接过来塞进了包里。回了国正赶上新一波气温骤降,这两天风格外大,他已经穿得里外三层,仍耐不住直往他脸和脖子上招呼的寒气。而这帽子摸起来毛茸茸的,想必舒适度和保暖度都不会差。


冷天让人行动迟缓,倒是很适合补眠。


他最近三天两头的跑行程,恨不得有地儿倒头就睡,开完了新专辑的发布会,他早早地钻进了开着暖气的保姆车,戴上事先藏好的“睡帽”就不管不顾地闭上眼。算算时间,到酒店前他还能再睡差不多一个钟头。


他入睡快,等范丞丞后脚摸进来的时候已经人事不省了,错过了对方被这只睡着的熊猫宝宝萌坏了的眼神。他吩咐师傅快点把车开走,自己一屁股坐到了小鬼的座位后面。


小鬼闭着眼睡得正欢,范丞丞知道他是真累了,眼角有盖不住的乌青,便放轻了动作,在心里对他道了晚安。


当然,难得的对方不会反抗的机会,不做点什么是不可能的。于是他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


乍一看是普普通通发个自拍,再一看其中一张却多了半颗想不注意到都难的脑袋。范丞丞喜滋滋地想到自己拍照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照片上这个角度,小鬼不仅睡在他身上,四舍五入两人穿的还是情侣装。


他挑好贴纸,编辑好文字,轻轻一按点了发送。


光棍节第二天发的微博总是有些特殊,但他就是料到小鬼不会注意到这种小细节,即使醒来真生气也只会是因为不乐意自己的酷盖形象第n次坍塌。“皮”是一个很好的借口,能自然地掩饰掉某些悸动。例如喜欢逗一个人,连他隔着衣料轻轻砸在身上的拳头都忍不住怀念。而范丞丞,就是一个行动派。


小鬼在快到酒店时醒了。


他揉揉迷蒙的双眼,按亮手机屏幕想看下时间,然而超级星饭团的特别提示先一步跳了出来。光是看文字已让他有不祥的预感,点进去,果然。


“范!丞!丞!”小鬼一回头就看见后排抱着手机笑得眼睛都没了的某人,忍不住凑到他跟前兴师问罪。


“你又拍我黑照!”


“这咋能算是黑照呢小鬼~”


多可爱呀,范丞丞心想,面上乐呵呵地将扑过来作势要打他的人轻松带进怀里。小鬼只觉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拉力,余光瞟到是熊猫围巾帽的下摆被范丞丞扯住了,眼见着自己跟对方的脸越来越近,他赶忙仰头调整平衡,但到底迟了点,反应过来时已经一屁股跨坐在了对方大腿上。


太近了。他们平时虽也热衷于打打闹闹,但也几乎没有过面对面如此贴近的时候,怕是心跳声都能传到对方耳朵里,姿势也称得上暧昧,偏偏另一当事人浑然不觉。


保姆车里昏黄的灯光让他脸颊的飘红不甚明显,厚实的帽子也完全挡住了充血的耳根,但陡然充斥在他周身的热度却骗不了人。又来了,这种感觉,小鬼隐约察觉到这份燥热不来自于空调送出的暖气,而是来自于......他抿着嘴想站起来,但范丞丞似乎还没玩腻他的帽子,也丝毫没注意到他的异样,现在直接起身反而会显得刻意。


于是他只好尽量往后靠到前座的椅背上,离对方远一点儿,而后委婉地问。


“那个啥,丞丞......你不觉得,温度有点高吗?”


“是吗?”


“我没什么感觉。”



范丞丞的表情过分真诚,让人找不出一丝破绽,小鬼却从他的眼神里感受到了炽热。他慌忙低下头玩手机,催眠自己反正范丞丞的大腿挺舒服不坐白不坐,没什么好介意的,胡乱地划拉着屏幕,心思却一点儿不在上面。


等待师傅把车停好的时间简直度秒如年,他早就出了一身薄汗,终于在熄火前蹦起来迈到门边。车门刚一打开,匆匆跳下去还没站稳,范丞丞含笑的声音先钻出来。


“小鬼真可爱。”他心一紧,紧接着又听到后半句,“改天我也想买一个。”


“......哦。明天不戴了。”小鬼语气僵硬地回答,人家爱怎么断句,哪儿轮得到他来纠结呢?


“保暖要紧嘛。”范丞丞跟着他下车,“还是说其实你更想戴我的围巾——”


小熊猫背影顿了一下,没理他,一个人在前面走得飞快,似乎是真生气了。范丞丞没追上去,暗自深呼了一口气。



说完全不紧张是假的,只是珍贵的东西总是值得等待,关于这件事他有充足的耐心。房卡还在他口袋里,他已经打定主意今晚回去好好哄哄,乖乖认错。当然,明天还是他的小熊猫,他会让所有人知道。



END-



评论(9)
热度(303)

© 阿日日日日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