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杂人等

【毕鬼】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中上)

时隔一个月应该没人记得前文了qwq


-


快乐病毒这两天不太快乐。


这毕雯珺,人模人样,胆大包天,竟然当着一帮子社团学弟学妹的面把他当猴耍,这事儿要是让那几个等着看好戏的女生知道,他鬼哥的脸算是不用要了,更别提什么校草竞选。


高一高二的教学楼隔着一个大操场,他俩能偶遇的几率本就不大,那天之后却像冤家路窄似的哪都能碰到。


王琳凯跟徐圣恩在食堂打饭,刚找到一张靠窗的空桌,坐下时远远的就看到了那颗眼熟的后脑勺。无趣的校服衬衫反而更衬他的出众,在南方平均身高一米七二上下的男生堆里显得鹤立鸡群,连头顶翘起的呆毛似乎都在叫嚣着存在感。


“诶,那位不是毕小帅哥吗,听说你前天特意去看他来着?怎么样啊,真有那帮女生吹得那么好?”徐圣恩捣捣他的胳膊,害得他刚叉起的一块肉掉回盘中。


“鬼鬼!你特意去看雯珺哥是真的啊?”不等王琳凯怼回去,一个充满元气的声音从斜后方插进来,“太令我伤心了,没想到你也好这口。”


“哟,Justin,雯珺哥叫这么亲热......快说,你们什么关系?”徐圣恩勾着来人的肩膀往下带。方才说话的是街舞社的学弟黄明昊,人很活跃,开学没多久就跟他俩混熟了。


“能是什么关系啊,我俩不就是隔壁宿舍的好哥们吗!”黄明昊急于撇清自己,逃离徐圣恩的魔爪后一屁股在王琳凯旁边坐下,“鬼鬼我跟你说,虽然雯珺是很优秀没错啦,但你可千万别看上他——”


黄明昊还特意在这儿停顿了一下,可惜王琳凯并没有听出来他话里暗藏的私心,只注意到对方口中的那位毕雯珺已经转过身朝这边望了过来。王琳凯没发现自己攥紧了汤匙。那人先看到的明明是自己,却跟看路边不认识的甲乙丙丁似的没啥表情,眼神也毫无波澜地很快掠过,平移至黄明昊处才浅浅露出笑容。他迈开长腿往这桌走来,步调从容又平缓。


“——因为啊,你的情敌太强大了。”黄明昊朝毕雯珺那头挥了挥手,继续凑回王琳凯耳边小声说,“小女生们就不说了。看到他手里的双层保温饭盒没?给他竹马兼舍友朱仙子带的。你说,大家都是一个幼儿园里长大的,怎么就不见他对其他哥几个方方面面这么贴心过?”


“够了,吃饭呢能不能不提他,倒胃口。”王琳凯撂下餐盘猛地站起来。汤汁溅到了袖口,在洁白的布料上留下半个难看的惊叹号。这番动静有些大,周围原本各自聊天的同学也纷纷不明就里地噤了声。


烦躁。没有比烦躁更适合形容王琳凯此刻的心情,或许是食堂的嘈杂放大了他的情绪,他站起来回过神便开始懊悔。他觉得自己其实没理由那么生气,尤其是当发现不远处的当事人听到他的“倒胃口”言论,在距离他两米处迟疑地停下脚步的时候。


擦身而过时毕雯珺下意识抬了抬手,可他忘了自己毕竟还提着满满当当的饭盒,快洒出来只得又手忙脚乱地去扶,最终什么都没有拦住,呆呆看着王琳凯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食堂二楼的楼梯口。


“圣,圣恩学长,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他俩的关系好像一点也不咋地啊。”黄明昊第一次见小鬼学长生气的样子,愣了好一会才把张着的嘴合上。


“我也正琢磨着不对劲呢。”徐圣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依我看,前天肯定是发生了什么,要不Justin,你去问问你雯珺哥?”



那天从食堂回来后,为了避开毕雯珺,王琳凯硬是猫在宿舍点了快一周外卖,天天炸鸡冒菜螺蛳粉,舍管阿姨每次见他下楼都劝他悠着点别上火。


几天后王琳凯撑不住了。这样下去,不光钱包受罪,身体健康也要完蛋。他正躺床上犯愁呢,落在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毕雯珺活了十好几年,一直秉持着“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的交友态度,从来没跟身边的人起过什么摩擦,即使有人对他不满故意找茬,他照样该咋过咋过,不挑事也懒得向外界解释什么。他再愚钝也察觉到王琳凯对他抱有的敌意,照以往他早该速战速决,敬而远之,眼下却心生犹豫,难以放任这件事儿溜走,哽在胸口像摸不清又揪不掉的一根刺。


你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呢?


毕雯珺摆弄着捡回来的那顶蓝色帽子,眯着眼,就着台灯的光线从里头捻起一根不属于自己的细细软软的头发丝。


那天中午黄明昊回宿舍路上就忍不住对他旁敲侧击,痛心疾首和循循善诱并行,一会儿说不管发生过什么作为兄弟精神上我都是会站在哥你这边的,一会儿又说不过小鬼他人真的很好,不如这样吧改天大家约出来,有什么过节都一笔勾销。


不必说,他当然知道小鬼很好。


毕雯珺低头看路,每一脚都踩在校道新刷的白线上,最后才不轻不重地回了个“嗯”字。得到了肯定的黄明昊看起来挺高兴,甚至哼起了小曲儿,毕雯珺却不乐观地在心底补充道,然而这算是什么过节呢?不过是自己被单方面讨厌罢了。


他没想到,他这弟弟还真不只是说说而已。



王琳凯抬手默默看了眼表。


今天他破天荒的天刚亮就醒了,在床上翻来覆去没睡成回笼觉,干脆爬起来洗了个澡。他一路磨蹭,总算比原定时间迟到半小时站在了高一男生宿舍楼的某个门口,哒哒哒开始敲门。


他敲完就靠在门背上想,我就等五秒,五秒没人来应门就走。


五,四……


啪。


门就在这时被突然向内拉开,王琳凯躲闪不及向后仰倒去。预期之中摔个屁股墩儿的场景没有出现,他被半途伸过来的一双手堪堪捞住,后背刚抵在那人胸口。


“王琳凯学长?”那人说话了,语气里难掩惊讶。


惊讶个屁,装什么装。王琳凯急忙挣开他转回身,眼里明明写满了不爽,可毕雯珺总觉得他是不好意思了,毕竟耳尖爬上的那抹粉色总不会骗人。


“走吧。”他酷酷的撂下俩字。学长这回戴了个白色的鸭舌帽,帽檐扣得很低,不知这就是他的日常装束,还是对他态度抗拒的一种表现。毕雯珺的关注点分了岔,对他嘴里究竟说了什么后知后觉。


“额……去哪?”


王琳凯闻声皱起了眉,“玩儿我呢?justin没跟你说吗?”


毕雯珺这才想起被他一直丢在角落充电的小手机。开机界面过后,黄明昊昨晚和今天凌晨发来的几条消息一股脑蹦出来,他拉到最上面一条开始看起。


“哥,在吗?”


“这回你可得夸夸我😝”


“我已经以你的名义把鬼鬼约到啦,明天中午十一点他到你宿舍找我们,咱先看电影再去海底捞,到时候你好好表现表现,把误会都说开。我也会帮你的!”


再然后就是2:21分补的一段语音。点开来,黄明昊明显虚弱得不正常的声音飘进了在场二人的耳朵。


“对不住了哥……昨晚吃错海鲜突然过敏被送进医院了,但是电影票已经买好了,只能你自己带鬼鬼去玩了,取票码我呆会儿截图发给你哈……”


“[图片]”


消息到这儿就断了,王琳凯还低头盯着那屏幕没有出声,毕雯珺干脆正大光明地把目光移到了他发尾和T恤间那小块白得发亮的皮肤上。


想……


“想去吗?”


“啊?”毕雯珺手一抖,连眨了三下眼睛。


“我是觉得吧……反正justin票都买了,不看也是浪费。”半个头的身高差让王琳凯必须得稍微抬头仰视毕雯珺。近距离观看对方眨眼时他就在想,男人为什么能长这么长的睫毛和这么精致的五官呢?这不是胡乱勾引人吗?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纵使审美直男如小王此时也不得不承认,毕雯珺确实担得起那些对他相貌的称赞,甚至使他攒下的那些本就不够坚定的不满在顷刻间都开始动摇。


“当然,不想去就直说,强求也没意思。”


“不会不会,我很乐意……”毕雯珺摇头后马上又点了点头,“那学长,咱们快走吧,这家电影院离我们学校还挺远的。”



tbc.



评论(8)
热度(105)

© 阿日日日日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