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杂人等

【磊鬼】不请自来01

*越想越觉得这对好吃 这个设定也挺适合开车的 希望我能撑到写出来

*OOC预警



-



“叮咚—叮咚——”


“来了来了!”


董岩磊刚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围裙都没顾上脱就听到了急促的门铃声。


他二十一岁刚过,在多数外人印象中就是个圈里小有名气的模特,而知晓他是某大型娱乐公司董事长次子的人并不多,至于他最近新添的一重身份,更是极少数人才有所耳闻。这不,他今日特地召集一票好友来家里,亲自下厨,忙活了一下午,就是为了庆祝属于自己的第一家餐厅火热开业。


这家餐厅就开在他所住的小区斜对面,挨着连锁超市,药店,奶茶店,和一所重点初中,附近人流量本就不小,再有他这帅哥店主坐镇,生意想不好都难。


从小到大,成为一名顶尖大厨一直是他的梦想,现在虽因为种种原因退而求其次只当上了大厨们的老板,但他本人的烹饪水平也的确了得,餐厅里数道广受好评的招牌菜都曾经过他的改良。关于这一点,今天到场的友人里,住他同层对门的范丞丞和楼上九楼的黄明昊最有发言权,尤其是范丞丞,自从尝过一次他的手艺后恨不得天天都上他这蹭饭。



董岩磊拉开防盗门,门口穿着顺丰制服的男子仰头对他露齿一笑。


“先生您好,您的快递请签收一下。”


“咦?......我最近有在网上买东西吗?”把厨用手套摘下塞进围裙口袋,董岩磊将信将疑地在对方递过来的单子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嚯,这么重!”饶是他自认为力气不小也吃了一惊。门口摆着的快递箱又大又沉,他一个一米八八的大男人双手托着箱底往上抬都没抬起来。估摸一下,这货少说都有个一百斤。


实在令人费解。这里头该不会装的什么非法物资吧,难道有人给他送炸弹了?董岩磊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连忙想叫住快递小哥确认下快递单上的寄送人信息,可一抬头哪还有对方的身影,只瞅见电梯面板上正快速下降的阿拉伯数字。


“磊子,你还在门口磨叽啥呢!再不来我们就要吃完啦。”老不见人回来,死党周锐忍不住扯着嗓子在餐厅催他。


“马上来,给我留点啊!”董岩磊本身也挺饿了,只好先把这来历不明的大箱子挪进了自己的房间,搬的过程中瞥到纸箱边缘有人用黑笔写了行歪歪扭扭的小字:一经签收,概不退还。他并没有细想,抹了把汗便站起来,转身带上房门向等候多时的朋友们走去。


聚会的欢乐让他将那个可疑的大箱子暂时抛到了脑后,直到把最后一个人送出家门,最后一个碗洗干净放进消毒柜里,一看时间已经过了九点,董岩磊才慢吞吞地回到卧房,随手拿了把小剪刀蹲在了神秘快递前。


他有一丝紧张,同时也有点儿后悔刚才怎么没当着朋友的面拆掉这个不明物。刀刃划过贴紧的胶带,一层,两层,每层盒子的颜色都不一样。寄包裹给他的人显然有着充足的耐心,他已经拆到纸箱的第三层,竟然还没有到头。终于,在第七层他拆完了所有纸箱,只剩最后一个看不出什么材质的,外头嵌有一条贯穿头尾的拉链,拉链上了锁,侧面有一个椭圆形的,直径不超过十五厘米的开口,弯下腰往里瞅只能看到漆黑一片。


除此之外,还有一枚火漆封印的黑色信封显眼地落在这层箱面上。


“《008号说明书》?”董岩磊倒出信封里附带的钥匙放在脚边,抽出那张长得很像淘宝店家高级感谢信的纸摊平,眯起眼钻研起纸上印着的小字。


“‘请您将手伸进洞内’......什么啊,这么大张白纸上就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董岩磊把信封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也没再找到其他线索,虽摸不着头脑,他还是选择照说明书上的指示做了。


他将手从侧面的开口探进去,先是摸了个空,又往下移了少许才触到了实体。


这,这微凉的触感......如此光滑细嫩,简直就像是……


嗯?


“啊——!!”


董岩磊忽然大叫一声抽回手,猛然的发力使他跌坐到地上,可他顾不上屁股的疼,颤抖着张开手掌,那虎口与掌心连接处上,一个清晰的齿印赫然在目。


几乎同时,箱子剧烈地晃动起来。


有,有活物!不止如此,从刚才开始他就察觉到不对劲了。那份重量和触感,越想越感觉里头是装了个人......


恶作剧,还是绑架?


董岩磊小心翼翼地走到箱子旁,那箱子似乎察觉到他的靠近,动静平息下来。他捡起地上的钥匙开了小锁,深呼吸后一口气把拉链拉开。


虽然提前给自己做过心理建设,亲眼看到正侧身蜷卧在箱里的少年时董岩磊仍旧说服不了自己淡定。少年很白,身材纤细,缩成小小一团,柔软细碎的卷发散落在脸侧,手腕和脚踝都被绳子绑着,不知被困了多久,宽大的T恤皱巴巴挂在身上,嘴唇已有些开裂,拉链拉开重见光明的瞬间下意识眯起了眼睛。


他还被绑着,难耐地晃了晃肩膀,董岩磊如梦初醒,赶忙俯下身将他抱出狭窄的空间,轻放到自己床上,边开口边解他脚上的束缚,“没事了啊,别怕,我不是坏人,这是我家,很安全的。那个啥,你叫什么名字呀,知不知道自己怎么被弄到这来的?记得绑你那伙人的脸吗?”


董岩磊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等了一会儿却没听见回答,正纳闷,突然又意识到,对方从头到尾好像都没有出声。


他这才抬头细看。少年虽然从刚才就一直在动嘴,努力摆着口型,眉毛都纠结地皱了起来,可就是发不出一点声音。“莫非是绑你的人......对你做了什么,让你说不了话吗?”董岩磊轻声问他。


少年经他提醒,似乎回想起了颇为可怕的事情,身子一抖,小幅点头,模样委屈的不行。


腾的一下,董岩磊内心的保护欲噌噌上窜,“没关系,你放心,等会我拿纸笔来给你写......不对,应该用手机打字比较快。能记清多少都尽量描述描述,然后你就先在我这住一晚,明儿一早咱去报案,让警察叔叔把他们抓起来!”


哪知听他这么一讲后,少年不但没有开心一点,反而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是......不想报警吗?”对方的注意力似乎已经不在他的话上了,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双腿夹得紧紧,身子也略微不自然的前倾。


男孩脸红红的,迅速看他一眼又低头看自己还被绑着的双手,眼神羞涩又急切。董岩磊突然顿悟,自然联想到人有三急的自然规律。于是他加快了动作,三下五除二把对方手上的绳子解开往旁一丢。


“厕所就在——”


提醒的话说到半截时他突然失了声。


视野内的是咫尺处无辜眨动的双眸,向下可看见无限贴近的四片唇瓣,那显然精于挑逗的红舌湿热而灵活,唇舌相碰,过电般的战栗迅速席卷了他的所有感官。


少年用刚解放的双手亲昵地将他缠上,扑过来吻上他的嘴,直撞得他胸腔钝疼,眼冒金星,又趁他诧异的当口狡猾地撬开他的牙关。


什么情况?他这是被陌生人强吻了?


这么说不够准确,他是被一个还挺好看的,很可能未成年的,被莫名其妙打包捆绑送到他家里来的男孩子强吻了。


模特圈里gay不少,他自己虽没谈过男朋友,狂热的同性追求者还是遇到过几次。换做平时碰上这种情况,他肯定会想着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现在的年轻人咋能这么随便,然后果断把对方推开。可今时不同往日,自己总归也算解救了他,这形象就很高大了,现在再把人家推开好像有些残忍。再说,抛开性别和吻技不谈,对方不论身材还是脸蛋都挺合他口味,如果非要以身相许的话……


好像,也不是不行?


董岩磊被啃的晕乎乎的,不免有些自我放逐,安慰完自己,他缓缓抬起方才无处安放的手向目标挪去。可还没等他摸上少年裸露在空气中的那截后腰,手腕就先被对方毫不温柔地扣住了。


“哼,愚蠢的人类,你想对我做什么?”少年借力拉开了两人的间距,挑着眉盛气凌人地开口。紧接着又颇为嫌弃地用手背擦去嘴角残留的液体,态度与方才的难舍难分判若两人。


董岩磊盯着另一只还攥着自己的骨节分明的手,忍不住操起闲心。


——这孩子,长得是挺可爱,嗓门这么冲可不好。


几秒钟后他突然意识到不对。



“等等……你刚管我叫啥?“


“还有你怎么突然能说话了?你到底是谁?”




tbc.


评论(2)
热度(114)

© 阿日日日日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