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日日日日日

闲杂人等

【坤鬼】普通关系

*一脚踏入冷坑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偏意识流
*请勿上升

(●'◡'●)ノ♥

普通关系

如果两个人缘很好,开朗外向,圈子相同,共处机会良多的人没有成为好兄弟,那他们更可能是有一腿还是八字不合?

这是一道无解题。


王琳凯其实是很怕麻烦的人。

与太过耀眼的人打交道难免使人压力陡增,而他还想多过几天没心没肺的日子。所以每每在余光瞟到蔡徐坤被众多各怀心思的人包围的时候,他都会面无表情地换个方向,继续放空或者转身投入一场小打闹。

蔡徐坤不是傻的,很早就接触了圈子,多多少少能摸透一些接近者的目的。真心也好,营业也罢,心情不坏时他也愿意在镜头前配合一二。他一向自诩自控力不错,再吵闹的练习室影响不了他自个儿背词的进度,因此他拒绝承认自己那天竟然会被一串数来宝吸引破了功。

王琳凯,又是你。

蔡徐坤眼睛盯着那个背着手像个小老头般晃荡的少年,心思却飘回了前段时间他们一起上的快本舞台。

在一段没有播出的场景里,王琳凯跳着solo的鬼步舞,突然的方向调转朝自己这边过来。他惊讶于突如其来的错觉,明明被邀舞的是刚好站在自己右手边的朱星杰,那个瞬间他却在那双带笑的眼里看到了自己;更惊讶于内心汹涌而上的想接住那只伸出的手的冲动,只因不忍让它受冷落地停在空中。

从小到大,蔡徐坤身边不缺有趣的人,友善的人,更不缺好看的人。他理所当然地以为那一日和王琳凯的对视再平常不过,自此对他比对别人多了一份兴趣这种事也是不存在的。

但事实证明,无论你好不好意思承认,一旦你开始在意一个人,那个人的痕迹会突然变得无处不在。

早上从工作人员的闲聊里得知他挂着炮仗顶着哪吒头录了拜年视频,夜晚回寝听到他与范丞丞隔着宿舍门对着觅食暗号。练舞间隙发神时想到他似乎不爱涂唇膏这样不好,扭头便看到他恰好从练习室门口经过,举着半瓶维他命水,嘴唇湿润。

蔡徐坤躺在床上绞尽脑汁地回想他俩少有的几次同框交流,却只能想起大多时候他们各做各的,与友人相伴好不快活。梦里无他,醒时莫名失落,起床气重了两分。

不想任由自己纠结颓废,发誓第二日不再管他,他出现在周围时压抑住观察的欲望,并肩而站时自然地目视前方。大部分时候他都做的滴水不漏,最亲密的好友也认为他与往常无异。


前些日子王琳凯感到有些焦灼。

他和蔡徐坤不熟,至少跟在节目里交到的其他新朋友相比,不是太熟。他不至愚钝至此,每次都感觉不到蔡徐坤发出的示好信号,只是缘分很奇妙,总有些人有意无意的出现使你不能应对自如,平日的机灵开了小差,错过最佳的回应时间,只好装作无事发生。

酷盖如他自然不会承认自己很在意哪个人的看法,目光相遇时必紧张,合作时必投入万分努力准备,不愿将坏印象留他。

但这样的焦虑最近消失了。

虽然分到了一个组,互动也变多了,但他没再受到过蔡徐坤炽热的注视,而这感觉就像回到了他俩第一次在厂里碰面,大家都不太熟,和谐而客气地交流,没有谁更特别一点。这个想法让王琳凯松了口气,只是胸口轻微的胀痛让他皱了皱眉头。


此外也没什么了。

即使想过有些什么,也要为了更迫切的出道目标将心里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小心思都压下。维持原状没什么不好。

大厂里鱼龙混杂,而我俩关系普通,偶尔有交集,脸微微垮下,心偷偷跳动。



最后的录制,王琳凯又一次目送蔡徐坤穿过金字塔状的人流,与兄弟拥抱,鞠躬,站定在顶端的王座前。

他忽然想起曾经刷微博时看过的,关于排名公布时自己回身仰头到底是看上了某个位子,还是看上了某个人的小讨论。




大概都有吧。

都有过的,他想。


end

评论(5)

热度(128)